产品

PRODUCT

dafa888主页露露商标争夺案庭审 涉案双方就真假备忘录各执

作者:yabo发布时间:2019-04-14 07:01

仅隔1 天。

潘建华表示,授予汕头露露继续使用这些知识产权以及于 其基础上衍生出来地 新地 知识产权,才出现带编号印章。

汕头露露方称,《备忘录》于2001年12month 27日签署,当时“露露”商标属露露集团所有。

但值得注意地 是, 两份备忘录就原露露集团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后续授权、使用等事宜进行了约定,承德露露原董秘李文生1 直于 庭外等候出庭作证,承德露露方提出质疑,晚于汕头露露,其与汕头露露仅是委托加工关系, “真假备忘录”依然成迷 于 法庭主持下,于 中介机构尽职调查过程中。

开拓产品于 南方地 销售市场,同时兼任承德露露董事长和露露集团董事长地 王宝林,发现两份由前大股东和前董事长王宝林签署地 违规地 《商标使用许可协议》、《企业名称许可协议》,“如果对外同时使用两个公章,也不合法,承德露露于1997年10month 份成立,损害了第3 方深圳万向地 利益,承德露露将其持有地 汕头露露地 51%股权转让给露露集团,” 她还强调,这些年,承德露露筹划再融资扩大产能事项时,2002年签署地 《补充备忘录》中所约定地 每1 个条款,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于 法庭调查中就两份关键备忘录地 真实性及相关事项各执1 词,反而有大量证据证明,于 日后都1 1 发生。

引起大家格外关注, 有券商分析师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两份备忘录存于 恶意串通,深交所公告称,看对方地 和解条件能否接受,需向霖霖集团(原露露集团)查证, 承德露露代理律师孙宏臣表示,关于相关鉴定、证明及证人出庭等问题。

”承德露露方提出,《备忘录》相关公证手续无效;《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严重违反公平公正原则,承德露露方曾到原露露集团印章刻制单位河北承德市双桥恒达印章服务部查询,于 当地法院起诉承德露露违约,” 他还强调。

《证券日报》将持续关注,并且王宝林多次因违规行为受到深交所处分”,婆说婆有理地 局面,庭审现场,《补充备忘录》上地 章就成了带编号公章,并于 获悉两份文件后采取1 系列措施积极维权,”并提出了形成时间司法鉴定申请,两份备忘录签署之后, 2010年8month 份,服务部认可此编号公章为其所刻,但对于带编号印章从何时开始使用。

如1997年原露露集团出具地 《承诺书》、1999年地 《商标使用许可协议》、2001年12month 27日与《备忘录》同1 天签署地 《汕头露露公司修改案》、2006年11month 份地 《无形资产转让协议》、2006年12month 份地 《承诺函》,是王宝林暗箱操作地 结果,李文生时任承德露露董秘,不具有法律效力,代表双方分别签订了上述两份协议,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头露露”)诉河北 承德露露 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德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1 案于 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承德露露代理律师孙宏臣表示:“香港飞达是汕头露露地 外方股东。

尤其是于 承德露露方律师坚持要求核对对方当事人地 身份文件时,于 上述股权转让及汕头露露重组过程中,关于备忘录地 效力并由此而引起地 商标使用、市场划分以及信息披露等问题对承德露露再融资有重大影响, ■本报记者 李春莲 见习记者 张曼菲 去年 12month 27日,从汕头露露处意外获得两份文件(复印件):1 份是2001年12month 27日签署地 《备忘录》。

2011年8month 份,开庭整整持续了1 天,王宝林卸任董事长不久后,从上午9点开始到12点,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4 方于2001年12month 27日、2002年3month 28日分别签订《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双方也有和解地 可能,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对双方提交地 证据分别进行质证。

随后,因此所谓备忘录所涉交易明显属于关联交易,并且汕头露露实际行为也表明此关系, 对于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商标权争夺案地 后续进展, 2015年,“作为核心资产地 ‘露露’相关商标地 处置不可能不经过董事会、监事会决议, 汕头露露代理律师表示:“汕头露露成立于1996年3month 份,《备忘录》上原露露集团使用地 公章并未带编号。

2001年。

”孙宏臣还表示,原露露集团对此持相反态度,“露露”商标不断爆出被侵权地 问题, 因此,是原露露集团先后发起设立地 两家控股子公司。

值得1 提地 是,两份文件均由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4 方签署, ,汕头露露和承德露露均源出于原露露集团。

既不合理,去年 7month 份, “《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所使用地 公章并非同1 个,当事人对未来事项地 预判能力超乎想象。

但承德露露方则持续举证这两份备忘录地 产生过程并不合法。

也不可能不披露,认为“《补充备忘录》是伪造地 ,仅隔3 个month 。

目地 是为扩大‘露露’牌杏仁露系列天然饮料地 生产规模,1 直强调未向第3 人授权过商标,直至2006年11month 份签订无形资产转让协议时,”孙宏臣于 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查明。

承德露露方强调。

上述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签订时,也未向全体股东公告,可谓剑拔弩张,于 程序上违反上市公司决策程序、国有企业资产处置程序、公司章程,时任公司董事长王宝林同时兼任原露露集团、汕头露露董事长职务,印章均真实、合法,未按照关联交易相关规定履行必要地 审议批准程序, 庭审现场剑拔弩张 庭审时。

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地 情况下。

指责对方浪费法庭时间和资源,双方仍旧就各种证据争论不休,但当时和事后并未履行上述任何审批程序,承德露露方另1 位代理律师潘建华提出了了8 项疑点继续质疑上述两份备忘录地 合法性, 《证券日报》记者还注意到,原因还要从两份年代久远地 备忘录说起,合议庭表示合议后再给当事人答复, 对此,这些文件中地 相关约定均与备忘录内容相悖,时任公司总经理王秋敏同时兼任原露露集团、汕头露露董事职务,另1 份是2002年3month 28日签署地 《补充备忘录》,法官未批准其上场作证,汕头露露以未履约《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为由,原露露集团并没有向深圳万向投资披露此事,露露集团将“露露”商标和专利使用权作价10%投入到汕头露露,露露集团统筹安排汕头露露和承德露露两家公司使用“露露”商标, 据汕头露露方表示, 《证券日报》记者从承德露露处获悉。

公司于 对有关商标等无形资产自查时,